正文卷 第三章 再过三年,入试春闱

文学刊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禁天封仙正文卷 第三章 再过三年,入试春闱
(文学刊http://www.wenxuekan.com)    北行帝国。

    庆延三十九年农历十一月二日,庆延帝驾崩,举国哀悼,披麻一月。次月初一,太子登基,举国欢庆,全国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喜悦之气,一扫之前的哀痛之气。

    若说先帝也算爱民如子,怎的不足月的时间,无论朝野,再无丁点哀痛的氛围。世人还真是健忘,大概只有已登基的新帝还会有悲痛之情吧。不过谁又知道呢,圣心从来不可揣测,哪怕是年轻的皇帝。

    新帝登基,第一件事便是推行新政。倒也不算大刀阔斧,大多只是些小改动,比如漕运、收税制度等,唯一改动较大的,就是会试的考试制度。

    新帝新政,改之前会试只考一场的规矩,设三场考试,从每年的农历二月九日开始,于首都京城书院设立考场,每场考试考三天,分三个板块,每天都有不同的试题,中途不停,直到二月十八为止。

    会试是官方称呼,因在每年的初春举行,民间俗称“春闱”。

    新帝登基第二年,改年号明励,新政始推。

    明励元年二月九日,春闱考场。

    “下面我来宣读考试规则,第一,严禁作弊。考试作弊者,当场取消考试资格,并取缔举人称号,绝仕途,帮助他人作弊者、代考者同罪论处……”梅凌洛坐在第一考场第三排第五座,听着讲台前监考官员宣读考试规则。正如他三年前所说,乡试一次便过了,然后静下心来读了两年书,才继续参加会试。

    规则虽然变了,但是对梅凌洛这类天资聪颖、努力刻苦又家境贫穷、毫无背景的考生来说反而更有利了。而且这次春闱是皇帝登基推行新政后的首次考试,又是新帝执政后着手处理的第一件大事,所以监考更加的严格了。每片考场都多加了两名监考官,只为杜绝作弊行为,这关乎着皇帝的脸面,登基后的三把火还没开始烧呢,没有哪个人想要引火烧身。至少不要第一个烧到自己。

    梅凌洛认真听完所有的细则,待考官公布试题后,便开始动笔答题了。

    大概两个时辰后,开始陆续有人交卷,梅凌洛在开考后两个半时辰停笔交卷。交卷后考生也不能离开书院,只能在书院的休息区活动,直到考官宣布考试结束方能离开。

    第一天考试结束后,梅凌洛并没有像其他考生一样外出,领略皇城风光,而是在吃过书院免费提供的简便饭食后,就回到了书院为考生准备的厢房内。

    书院有为每个考生准备一间独立的厢房,但条件自然不会很好,许多考生都不愿住,选择搬去客栈住。但是那仅限于家境殷实的考生,才有那个余钱住客栈。至于像梅凌洛这样的考生,搬出去住什么的就不用想了。又或者在城里有亲戚,搬去亲戚家住也可以。

    其实,梅凌洛在城里还是有长辈认识的,那就是林仙儿的父亲,林侯方。

    没错,北行帝国的皇城就是雪鹞城。

    只不过,梅凌洛并没有去找林侯方。梅凌洛与林家只有林仙儿这一层关系,虽说林侯方小时候对梅凌洛还不错,总是笑脸相迎,不像其他人那样对他们母子另眼相待,但是梅凌洛自小的经历养成了靠自己的习惯。而且,多读了几年书,多经历了几年事,梅凌洛现在也模糊知道些“仙凡有别”了,再加上这么多年没见到过林家人了,所以就不愿去碰那可有可无的情分,万一碰壁了,那是梅凌洛绝对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还想着,林仙儿现在在天仙院,已经是一个仙人了,而他还只是一介凡人,小小秀才罢了。如此是绝对配不上林仙儿的,若是能够高中状元,也许勉强够了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自从三年前收到过的林仙儿的那一封信之后,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其他的回信。具体原因不得而知,不过梅凌洛知道天仙院隶属于仙音宗,而仙音宗是帝国的三大护国宗门之一。如果能够考上状元的话,再进入朝廷高层,也许就能接触到某些人和事,就有机会见到林仙儿了。

    现在梅凌洛只希望接下来的考试能够顺利,先考上举人,才有资格窥视状元之位,否则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厢房不大,只有一张木床,一张书桌和一张凳子,还有一个脸盆和一块毛巾。桌上放置有一盏烛灯,桌下格子里有满满一格子蜡烛以备用。床上一床棉被,一个枕头。床、桌、凳和盆都有些旧,枕头被子还有毛巾也不新,看上去使用很久了,但是都很干净。倒是那窗纸,是新糊的。

    梅凌洛是很满意了,反正比自家的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梅凌洛点着灯读书,快到子时的时候,梅凌洛准备去打水洗漱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洛,在吗?”

    梅凌洛起身开门,只见门口的是在路上结识的同郡考生,康俊。

    “康兄,有何事?”说着,梅凌洛侧身让康俊进了门。

    “倒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来问问你今天考得怎样,你之前的时间肯定在读书,就没来打扰你,想着你这会儿差不多好了,就过来了。哦,顺便还想问问你对明天的考试怎么看。”康俊进门后,坐在床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试题我觉得挺简单的,不知康兄觉得如何?至于明天的试题,明天再说嘛,我又不是神仙,如何能得知明天的试题是什么。”梅凌洛笑了笑答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也觉得还好,不过我不是问你明天的试题是什么,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知道。我就是想跟你讨论讨论,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康兄抬举小弟了,这会试新改,从以往的一场一试改成了三场九试,小弟既非皇亲也无国戚,实在是预测不来。若真要说,也逃不过书里的东西,相信康兄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就今天来看,好像与以往也无多大差别,就是细了些,想必之后几场考试也是如此。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为兄就不打扰你了,早些睡吧。”说完,康俊便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梅凌洛把康俊送到门外,说了句康兄也早些睡,便去打了一盆水洗了脸就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天刚蒙亮,梅凌洛就起来了。略微洗漱了一番,然后温习了一会儿带来的书经,等到天色全亮,便去食堂吃了书院准备的早餐,吃完就去考场候场了。

    考场和座位第一天定下后就不变的。梅凌洛到考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不到一盏茶功夫,主考官和监考官们就到了。老生常谈了一番,宣布今天的考题后,考试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今天考得是《大学》的内容,昨天考得则是《诗经》。一共九道题,写在一张宣纸上,考生在另外的空白宣纸上书写答案。答题用纸是无限提供的,写多写少全凭你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试题不会是简单的让你默写大学的内容,主要是让你解析,而且不能抄袭市面上已经出版的注解。这样一来就把难度提升了很多,否则也不会给考生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《大学》主要讲的是修身治国平天下,这比昨天的《诗经》要提升了很多个难度。不只是单纯的给出注释,还要写自己对修身治国平天下的见解,这非常考验考生对政治的大局观。当然,若是有考生在细微处有独到的见解,如此另辟蹊径也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这次梅凌洛不像第一天两个多时辰就交了卷,而是到临近考试结束才完成答题,中间连午饭都没吃。

    交卷后等主考官宣布今天的考试结束,梅凌洛赶紧向食堂走去。只是还没走到食堂,就被人拦了下来。文学刊 http://www.wenxuekan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禁天封仙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禁天封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禁天封仙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