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77、77

文学刊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当年万里觅封侯正文 77、77
(文学刊http://www.wenxuekan.com)    钟宛院外的凉亭上, 郁赦坐在石凳上, 近乎偏执的盯着院门口, 等着宣从心出来,等着宣从心跟他说,钟宛不怪他了。

    那他就能再去看钟宛了。

    郁赦坚信, 被家人劝和过的钟宛, 是不能再翻旧账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从来没试过。

    冯管家给郁赦披了件披风,忧心忡忡:“世子……老奴怎么想怎么觉得, 钟少爷可能会更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郁赦死死的盯着院门口,无意识道, 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冯管家无言以对,这还用问?

    冯管家尽力把话说的和缓一点, 道, “世子,您刚才虽没说谎, 但谁都听得出来,你那意思是钟少爷无理取闹在跟您闹脾气, 钟少爷……能不气么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郁赦语气平和, 嘴唇微动, 像是在说给自己听,“我跟那个丫头说, 是我自己发疯,误会我将钟宛折磨的血流如注,然后又在钟宛针灸动弹不得时, 硬要给那个我猜想出来的伤口上药?”

    冯管家呛了一口风。

    郁赦声音越来越轻,“我要是这么说了,你猜那个丫头会不会觉得钟宛在这边度日如年,然后劝钟宛搬回原黔安王府去?”

    冯管家细想了下,惊觉还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样,但我已经得罪了归远,若不拉拢好这一个,再由着他们见面,两厢一合计,越说越气,气的一起跑了,怎么办?”郁赦看着树上新钻的绿芽,摇头,“钟宛很看重她,刚同她聊了几句,我看得出来她也是真心在意钟宛的,所以不能这样冒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很可能是来刺探我的……对,她就是来考校我的,她要看我同钟宛是不是真心和睦。”郁赦戒备的看着远处,“他们才是一家人,我一定要表现的很好……她才不会劝钟宛离开我,等她走了,钟宛就不会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郁赦看向冯管家:“我每天都在同各类人说谎,敷衍,为什么不能骗她?”

    在郁赦缜密的逻辑下,没人能撑得过半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冯管家一时不查,差点就被郁赦说服了。

    但隐隐总觉得郁赦这神神叨叨的样子有点不对,冯管家疑惑的细看了看郁赦的脸色,叹气,又犯病了。

    那就没什么可掰扯的了,冯管家道:“世子说的全都对。”

    郁赦点点头,“现在就等那个丫头出来就好了……我猜想钟宛会原谅我的身世,我猜想他会原谅我唐突了他,以后就算再同我吵架,我也能去请宣从心帮忙。”

    冯管家心道我猜想钟少爷可能会追出来打你,他不敢说出来,只能同郁赦一起等。

    两人等了许久,将近半个时辰后,宣从心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郁赦眼睛发亮,低声催促:“去……好生送她出门。”

    冯管家去了,郁赦自己整了整衣衫,进了钟宛的院子。

    卧房内,钟宛倚在床头,捧着手里的泥人。

    被郁赦气的眼冒金星,但对这泥人还是小心的很,生怕再碰坏了,伤了郁赦的心意。

    钟宛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,他撩起床帐,见郁赦站在卧房门口。

    钟宛牙根痒痒,他不知郁赦身后有没有人,不想在外人面前让郁赦丢人,磨牙道,“你……先过来。”

    郁赦偏不。

    郁赦迟疑了下,道:“你说,我听得见。”

    钟宛气闷,郁子宥这是怕自己跳起来揍他吗?!

    钟宛憋小声音质问道:“你跟从心装什么可怜了?!”

    郁赦微微蹙眉,细看了下钟宛的脸色:“你怎么还生气?”

    钟宛失声:“世子!我现在该开心吗?”

    郁赦难以理解的看着钟宛:“不是你说的,吵架了……有长辈来劝,就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钟宛懵了,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个?

    钟宛哑然:“再说从心什么时候成了我的长辈了?她刚还问过我,以后能不能管我叫哥……照这么说,我是她长辈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郁赦再一次抓住了重点,犹豫着问道:“必须得长辈才行吗?”

    钟宛自少时哄起郁赦来就是满嘴胡话,他根本记不清自己说过长辈劝和的事,不知所以:“什么长辈?”

    郁赦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郁赦直直的看着钟宛,像是在挣扎什么。

    郁赦攥着门框,几番动摇后,艰难道:“我需要……请皇上或长公主,或是郁王来劝你?”

    郁赦满心都是拒绝,但还是道:“我哪个都不想理,但你要是想要……我可以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钟宛难以想象崇安帝或是安国长公主像方才从心一样劝自己的样子,吓出了一身汗,“世子,你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郁赦亦松了一口气,他轻声道:“那你不怪我了?”

    钟宛忍辱负重的摇摇头,不敢怪。

    郁赦稍放松了些,走进了卧房,坐在了钟宛床头。

    郁赦拿过钟宛手里的泥人,插在了一旁的盆景上。

    郁赦看了看钟宛头上缠着的白纱,沉声道:“是这里伤着了?”

    钟宛一哂,“我自己不小心,磕了下。”

    郁赦像是没听到钟宛说了什么一样,又问道,“你去给谁磕头了?”

    钟宛顿了下,福至心灵,突然笑了,“我明白你误会什么了,你以为你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郁赦坐的靠近了些,他抬手,小心的解开了钟宛头上的白纱。

    “哎别。”钟宛往后躲了下,“真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郁赦充耳不闻,像在拼泥人似得珍重仔细,慢慢地解开了钟宛头上的纱布。

    钟宛原本白皙的额头上,几乎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钟宛之前趴着不小心,又蹭出了血,将之前上的药化开了些。

    郁赦将白纱丢到一边,起身去取药,重新给钟宛换药。

    钟宛倚在枕头上看着郁赦,轻声道:“我去给我亲生父母磕头了,我也不知该说什么,就想多磕几个头,盼着……”

    郁赦给钟宛换好药,拿了干净的白纱来替钟宛裹好,道,“盼着他们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钟宛低声笑了下。

    郁赦说:“归远……我会尽力赎罪。”

    钟宛想了下,轻声道:“将来你要是登基了,给我家重新修修坟吧,好多年没打理了,我昨天去看,不少坟都塌了,全是荒草。”

    郁赦点头:“这不用等登基,明天就让人去修。”

    钟宛迟疑:“不好吧……你突然去修钟家的祖坟。”

    郁赦道:“以你的名义。”

    钟宛想了下觉得可行,道:“给宣瑜封个郡王吧,也别让他再去黔安了,说实话……我是半点不想回那个鬼地方,可能是自小在这边长大的缘故,宁愿挨冻,还是觉得这边好,至于从心……”

    钟宛又道:“也给个郡主吧,单独给她建个府,将来让她自己选亲事。”

    郁赦默默听着,没说话。

    钟宛想不出什么来了,郁赦替他周全:“将钟家人,能找到的都找回来……能给爵位的全部给,实在不能给的,就赏赐金银。”

    钟宛笑了:“这么大方?还要给爵位?给什么爵位?”

    郁赦道:“承恩公。”

    钟宛皱眉,“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生母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个封号一般都是给外戚的,郁赦给钟家人这种封号,必然让人猜忌……

    “猜忌我有多喜欢你。”郁赦轻轻叹气,“世子妃……这外戚是从你这边排的。”

    钟宛怔了下,不太自在的小声道,“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郁赦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说起我生母来……”

    郁赦将自己的计划跟钟宛说了。

    钟宛考虑片刻,“富贵险中求,可行。但子宥,有件事我从早就在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郁赦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钟宛困惑的看着郁赦,“为何我总感觉你行事还是有点过激?凡事都有万一,万一郁王也不要命了,要跟你拼个鱼死网破,就是要将你生母的事大白于天下,或者他还有后招,能模糊你的出身,让人觉得你有可能是小钟妃和旁人生的……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郁赦低头一笑。

    钟宛无奈:“问你呢,你就没想过这些?”

    “想过。”郁赦轻松道,“不就是大家都不要脸了么?在你来京中之前……我原本就想在死前这样轰轰烈烈的闹一场的。”

    郁赦道:“放心,只是以前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需要让宣琼彻底没了继位的可能,别的都不重要了。”郁赦答非所问,“只要解决了宣琼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钟宛隐隐觉得还有点不对,但不等他细想,郁赦又说了一句十分戳他心的话,“总之,以前那些我不愿做的事,觉得恶心的事,现在都能做,只要能保住你。”

    钟宛怅然,郁赦一直厌恶自己的出身,之前连这个世子之位都不想要,如今为了活命妥协了这么多,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郁赦道:“你要是也觉得可行,那我就命人去联系汤钦了。”

    “汤钦……”钟宛刚要嘱咐郁赦要小心被那个老太监反水做猫腻,心中突然一亮,笑了,“你倒是物尽其用。”

    郁赦淡淡道:“汤铭他们本来不就是想要翻腾以前的破事,造皇帝的反吗?我这哪是在逼他,我这是在助他。”

    郁赦将这两兄弟留到今日,为的就是这一步。

    郁赦道:“他要是脑子不清楚,非要跟我过不去也行,我今晚就割了汤铭的脑袋送给他,我不在乎,反正他俩对我就这一点用处,用不着了就宰了,我想那老太监自己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钟宛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正事,钟宛瞟了郁赦一眼,“今天,你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郁赦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郁赦垂眸道,“不说不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“本来也没生气……”钟宛自己说着耳朵也红了,他一条长腿微微曲起,膝盖蹭在郁赦手臂上,“子宥,你早上那样弄我……把我看痒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谢谢支持

    鞠躬 </p>文学刊 http://www.wenxuekan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当年万里觅封侯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当年万里觅封侯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