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03.103

文学刊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长夜终有灯正文 103.103
(文学刊http://www.wenxuekan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购买vip不足70%,72时候后替换正文。

    爱情没了,她还有事业。

    叶朝吹干头发,回屋把被一盖, 之前酒吧里的事情, 包括最后那人的鲜明画面通通都抛在脑后, 明还有案子开庭呢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那晚的事过了两个月, 这期间叶朝十分投入工作,这日老板给大家放松, 一听地址叶朝在心里了句我擦。

    18club。

    特么永兴市就没第二间酒吧了吗?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叶朝兴致缺缺,同行的女同事纷纷换了装,鲜衣彩裙, 连妆都换了个样,只有叶朝一个, 还是那副打扮, 西装黑裤盘头, 在一群年轻女人中间衬托的犹如学校里严谨死板的教导处主任。

    到了酒吧里头,灯光四射,人影妩媚,音乐狂震心脏,没多久有人过来跟她举杯, 旁敲侧击的打听, 或直言不讳的安慰, 连主任都过来拍她的肩膀, 让她坚强。

    原来今晚聚会的主角是她,不知怎么回事一之内大家都知道她分手的事,叶朝被灌得心底直骂娘。

    到最后,叶朝实在挺不住,跟大家告别,伴着众人同情的目光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他们眼里,估计自己就是个不得不靠借口伤心饮醉的女人吧,叶朝都能听到他们内心的吐槽:他们律所鼎鼎有名的冰冷绝情的叶师太走下神坛,为爱绝望不已。

    你妹的。

    一出酒吧,震耳欲聋的音乐一下子没了,热风一吹,叶朝反而不舒服起来,迷迷糊糊的想吐,又知道自己不能倒下,倒也得回家再倒。

    她站在路边拦车,半没人停,她焦躁走了两步差点摔下去的时候突然被人拽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不知道。

    最后就记得有人问她住哪儿,好像还被人背着,一双大手托在她的腿上,她趴在那人的背上,闻到一股淡淡的橘子水味,清甜的香,她凑过去嗅了嗅。

    那人了声:“痒。”

    只一个字,声音清透,好听的紧,叶朝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,还是年轻的男声。

    年轻啊,她都觉得自己忘记年轻是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在他胸前摸了一把,那人被她突然的动作吓的身体一震,最后她完全昏睡之前的念头是:唔,有胸肌,手感不错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18club酒吧,后门。

    有两个悉悉索索的人影,一个光头正从车厢往下搬酒,抽出一瓶,棕色酒瓶上贴着英文,一看就特有档次,“子涨价了啊,250一瓶。”

    大毛骂了声:“靠,你当我是250啊,上回还180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情不一样了,现在管得严,你以为我这一车货好弄啊,你不要我换家卖,再了,你又没成本,稳赚不赔的买卖嚎个屁啊。”

    大毛啐了声,心底骂了句有货是大爷,不过要像前两个月多来几个傻大头,就够他赚的了。

    他一副肉疼的表情:“得得,算我吃亏,每样给我来两瓶,哎,味儿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差不了,再了,有几个能喝出真假的,不出事就行呗。”

    大毛掏钱点数,递出去的时候看光头眼神瞅着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妈的,不是这么倒霉吧。

    他一转身看到来人,心底骤然一松,过来的是他们酒吧新招的服务。

    他把钱塞光头手里,搬起脚下的箱子,催促他:“赶紧走走走。”

    光头骂骂唧唧的开车走人,大毛转身冲来人打招呼:“祁臣,收拾卫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声音清透低沉,只听这一把嗓子就心生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等着哥,一会儿哥带你吃饭去,你来店里几个月了,哥还没好好请你吃一顿呢。”大毛笑呵呵的越过他,趁着没人注意到柜台里消无声息的换了酒,把真酒放回自己的柜子,再回后门,果然人还在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大毛上前搭住对方的肩,但祁臣太高,显得他像挂在他身上似的,大毛也发现了,于是改为拍拍他后背,“祁,走吧,现在不忙,出去溜一圈没事”

    大毛拽着祁臣出去,一路上收获不少注视,对于大毛来真是稀有经历,他斜眼看了祁臣一眼。

    祁臣是几个月前经人介绍来酒吧当服务生的,大学没毕业又没工作经验,要不是有这张脸,老板都不一定要他。

    切,脸有什么用,钱才是硬货。

    但嫉妒如大毛,也不得不承认,祁臣长得真不错,年纪轻轻个子窜一米八多,就那身条就够出类拔萃的,皮肤白,五官端正深刻,又不女气,难怪受人追捧,老板还让他上台唱歌。

    明明他嗓子也好,凭什么不让他上台啊,就算是午夜尾场,也轮不到祁臣这子啊。

    大毛心底翻江倒海,面上做一副豪气模样,拉着祁臣进了路边一个牛肉面店,要了两碗面,一碟菜,两瓶啤酒,胡侃三巡过后,大毛隐晦的:“祁,刚才的事别往外,以后在店里,哥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偷换酒的事家家酒吧都有,只要没被抓到就行,他在店里干了一年多,没混上主管,也是头目了,量祁臣也不敢,但敲打嘱咐还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祁臣抬眼问了句:“大毛哥,你就不怕老板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是还年轻不成熟,这事多正常啊,以后你就慢慢懂了。”

    祁臣无所谓似的扯了扯嘴角,抬起酒杯,“那以后,大毛哥多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大毛在心底啧了声,之前只觉得祁臣这子不爱出声的沉默,现在看看,也挺上道啊。

    他笑着重重的拍了他两下肩膀,大笑的允诺,然后起身结账。

    店老板年纪大了,但也与时俱进,旁边贴着二维码图片,扫一扫就结账,都不用钱包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大毛炫耀式的给祁臣看手机图片,得意道:“看,那家店我老去,点那几样就58,老板傻子,我给他看个截图就行,回头我把图片发你,你以后去那儿吃饭就省了。”

    前阵子祁臣欠了一笔账缺钱,店里人是都知道的,当时自己想给他介绍金主他还不干呢。

    大毛本隔岸观火的等着祁臣再找自己联系金主,结果前阵子他好像把账清了,他怎么来的钱,大毛得好好打听下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酒吧里,祁臣找了个借口出去回到刚刚的店里,趁人多的时候用手机扫了一下图片,转过去58,微信余额239,这就是他接下来一个月的生活费。

    算算手上的钱,加起来共二千三,祁臣看着微信,第一个是房东发来的消息,到交房租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酒吧的工资下个月才能发,可他手里已经没钱了,有同事了解他情况的,劝他找家里要,祁臣沉默着摇头没回答。

    都在外面受委屈累了可以回家,但他却回不了,因为他都不知道那算不算是自己的家。弟弟没出生之前,他也是被关爱的,弟弟出生之后,情况骤变,他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归弟弟了。

    玩具、房间、还有爹妈的关心,在家里,他像是一个透明人。

    他想着自己考上大学让他们面上有光,也许情况会转好,大一下半年放假的时候,爹妈给他打电话想他了,要他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们鲜少的主动让他回家。

    他当时激动地一晚上没睡着,回去后,家里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淡,二弟见他也没喊一声哥。

    但起码,他能在家里睡一觉了,两后到了要开学的日子,他拿行李要走,发现自己假期没日没夜打工赚的学费钱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心慌意乱到绝望。

    他知道二弟从手脚不干净,鼓起勇气质问去要,结果他爹把一拐杖打到他的背上,喝骂:“你怎么你弟的!再了,这钱你不给你弟想给谁花!一年到头在外面也不见给家里拿钱,白养你个白眼狼了!”

    从他上大学,家里没拿一分钱,反而还纵容弟弟偷他的学费,祁臣这才明白,这趟回来,是被骗了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那是他下一年的学费,求爹妈还他。

    他爹训他:“念个屁书,就你那成绩还不如在家打工,别念了!”

    旁边,他二弟拿个苹果ipad跟妈:“妈,这鞋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妈笑的慈祥:“喜欢就买。”

    他爹的拐杖还一下下打在他的背上,把他的脊梁骨都打弯了,祁臣低头红了眼眶,他知道二弟的新平板是他被偷的学费,也知道自己这钱要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让自己回来打工,估计也是二弟的主意,他被学校劝退了,又相了个女人要订婚,买房子又是一笔支出,正是缺钱的时候,怎么能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祁臣不甘心,负气拎着行李箱走出家门,没人送他,出门时他爹还在怒吼:“走了就别回来!”

    那一刻祁臣真觉得心底那口气都要没了。但他不能回头。好不容易才逃出来,他不想当败兵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他用所剩无几的钱买了火车票回校办了休学,同寝的哥们听他的事,东拼西凑了一千多给他,临别时在饭桌上:“祁臣,你千万别回家,这钱是大伙儿压你身上的,赌你成功!”

    “不行你就去永兴,帝都机会多着呢,你长得也行,不然去当演员得了,等你火了,咱们还能炫耀你以前是我同学呢。”

    祁臣十分感激他们,心底无限酸楚,和这些同学不过相识一年,他们都能拿钱帮他,可他的亲爸妈就吸血一样的压榨。

    有时候至亲,还不如旁人来的温暖。

    就这样,祁臣拿着两千多坐车来了永兴市,经人介绍到18club酒吧做服务生,可他还是倒霉,被人骗借了债,到最后,是一个陌生人替他还的。文学刊 http://www.wenxuekan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长夜终有灯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长夜终有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长夜终有灯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